43

不放棄追愛

王伯伯隸屬於憲兵16團,民國38年在福州的港口上船到基隆。王媽說:當初第一次見到王伯伯時我不要嫁給他!他年紀太大!他追我二次喔!第一次被我拒絕他不甘願啊!有人再介紹一個給他他也不要,再繼續追我,我跟他民國50年認識,51年結婚。

閱讀故事
44

解憂雜貨店

老方名叫方傳榮,湖南岳陽人,最大的特徵就是有一隻腳不方便,聽說是戰爭時被炸斷的,離開軍隊後由國家安排住進憲光二村。村裡的人都叫他老方,我則叫他方伯,一直是孤家寡人,住在自治會44號,老方畢竟是軍人出身,內務整理得相當整齊清潔,各項整齊的物品中最讓人佩服的就是一疊報紙;老方有閱讀報紙的習慣,但他看完報紙後會一頁一頁重新摺過一遍,而且是「角對角、邊對邊」處理,所以那一堆的報紙都不會有任何突出零亂的紙張,從上面看下來完全整整齊齊。

閱讀故事
45

憲光二村的自治會

曾經在眷村生活的人,一定常會聽過「自治會報告…」從村中的廣播擴大器中傳出,每個眷村擔任廣播的「伯伯」可能省籍不同而有不同的鄉音。「憲光二村」因為自治會裡面住了一位來自湖南岳陽的「老方」,自然而然廣播以湖南腔為主。自治會一直是村子的權力與訊息中心,眷戶聯繫、急難救助、政令宣導、公共設施管理與維護等。自治會設有會長與幾名幹事,負責推動與執行會務,自治會長與幹事均是義務職,村子裡各種大小事情,第一個想到的地方就是到自治會尋求協助,也因此常見一群伯伯或是婆婆媽媽在自治會前廣場談論事情,而老方也會很客氣的拿些飲料招待或協助安撫一下情緒,幫忙想想辦法。另外自治會廣播是個利器,舉凡家中各種大小事需要幫忙,都可以利用這套系統傳播出去,只是湖南鄉音太重,有時候要多說幾次才能讓大家聽得懂,因此常常會在自治會廣播後,還是有些媽媽會找老方確認到底說了甚麼,台灣國語再加上湖南腔的對話,成為廣場上與自治會雜貨舖常見的場景。

閱讀故事
50

坐花轎嫁給你

我是在新竹出生的我們家在山上有種田,小時候都要跟著爸媽上山幫忙提水澆菜,在家裡我排行老大有四個弟弟妹妹,國小畢業後就在家裡幫忙照顧弟弟妹妹和田裡的農事。在我十七歲的時候,爸爸的朋友就介紹曾伯伯給我認識,相處後覺得他是個老實人,他的家人都在大陸,只有自己孤單一人在台灣,當時覺得他滿可憐的需要人照顧就嫁給他了,當年我是坐著花轎被迎娶下山來,宴客完後就和先生離開了新竹。

閱讀故事
51

阿爸幫我洗鞋

現在那三棟水泥房原來那個地方是一個池塘、籃球場,他要蓋的時候,我們大家都反對嘛! 洪千鶴、還有我們幾個太太相約大家一起去台北到婦聯會抗議啊!因為小孩子要活動的地方沒有嘛!到婦聯會,蔣夫人說:「你們已經有房子住了,一寸土一寸金,這樣弄起來的話,別人也有一個家可以歸」所以我們就沒有話講了。

閱讀故事
57

時尚婦工隊長

丁老爺是民國 33 年,在家鄉雲南入伍的,35 年駐守天津,37 年隨部隊徹退到台灣,便開始全省走透透的軍旅生涯。民國 50 年我倆在新竹結婚,由於環境因素,寄居竹南娘家,育有一子及雙生女兒。

閱讀故事
62

早知道叫她嫁外省人

我爸爸和曾祖父原本住新竹關西客家聚落,後來搬到苗栗獅潭,我就是在那裏出生的。苗栗客家人講的客家話是四縣腔,但因為我們家原來是住新竹所以在家都講海陸腔。

閱讀故事
63

我家就是美髮廳

國小畢業後,幫爸爸農事(種竹子、挖竹筍),家中姊妹皆嫁外省人,媽媽覺得這樣比較好,16 歲時因對美髮有興趣便在士林學做美髮,婚後任從事美髮工作。我曾說過不會嫁給打麻將的人,初見我先生時對他會打麻將之事很厭惡,但命運由不得你,終究還是在他熱烈追求下嫁給他。

閱讀故事
65

老陳臭豆腐

我父親民國八年出生於湖南,28 歲來到台灣,大約 35 歲結婚的。我爸爸講的每一句話我都當聖旨,我很尊敬他。我覺得爸爸的人生很坎坷,以前大陸窮,頂替人當兵可以有錢拿,所以我爸爸就當兵了,之後有人只要被徵兵他就去頂替,但最後一次戰爭爆發,軍隊越走越遠,就回不了家了。

閱讀故事
68

眷村孩子王

從小算命先生說我是「媳婦仔命」,我六歲時父親將我送到高家庄做人家的養女,養父母很疼我,把我照顧得很好,每年姊姊過節都會來把我接回到山上與親父生母團聚,而我本性「許」,後來跟著養父母姓,所以才叫「高花子」。

閱讀故事
69

難忘中秋節

我先生在苗栗34師當兵,那時家裡開麵店,因為先生常來吃麵因此而認識,我19歲認識他,20歲嫁給他,認識他也是前世的緣分,相欠債啦!不然他一個大陸人,我一個台灣人怎麼會碰到。

閱讀故事
71

愛打鼓的老公

我因為要幫助家裡的弟妹念書,很快就出社會工作,經過姊夫的哥哥介紹到了中國廣播電台擔任接線生,在工作時間常常會廣播;在憲兵裝甲部隊服勤的崔班長常來接電話因而熟識,也成就了後來的這段姻緣。

閱讀故事
73

老公實在太帥了!

我先生長得很帥所以我才會嫁給他,當初很多人追我呢!我媽媽介紹南部人可是我都不喜歡,想當初要嫁他時我媽媽很反對,我媽媽說嫁給外省人要把我剁成十八塊,雖然我媽媽反對,但是我自己選擇的,爸爸反倒沒有反對。

閱讀故事
80

有錢就把村子買下來

小時候很喜歡過年,我家住 51 號就會跟前面幾號的小朋友一起玩沖天炮,會站在對面然後互相放沖天炮,通常都是男生帶頭。其實在村裡頭,我爸爸媽媽不太會管,就讓我們去玩,吃飯就被喊回家吃飯,吃完就繼續出去玩,他們都很放心。有一次颱風來,我們家前面的河堤淹水淹上岸,螃蟹也漂上來,我跟妹妹就很開心,但是颱風來屋頂會漏水,就要補釘很多地方。眷村環境不是很好,蚊蟲特別多加上我本身很怕蟑螂,我們家三個女兒我是睡上舖的,但是有會飛的蟑螂我就會把她們叫醒幫我打。我對小時候的印象不多但記得周圍都是稻田,有一次我跟廣齊要去幼稚園上課的時候,我跟他一起在田邊(現黃昏市場)看牛看到忘記上課。

閱讀故事
82

賣糧票的歲月

民國 50 年代的鄉下農村民風還很保守,兒女的終身大事大多由父母決定,我家也不例外,姊姊跟我都是經父母親做主嫁給外省軍人,當時我先生有來跟我見過面,但我對他沒感覺也不想嫁,父母親便說:「妳不嫁外省人,人家都來看過妳了也下聘了,妳不嫁、他有槍哦!」後來才知道是父母親騙我的,我姊姊也是嫁給外省人,姊夫是上校軍官,姊姊婚後都不用做事,我結婚後雖然生活不富有,但起碼有白米飯吃比在家吃番薯籤好多了。我跟我先生年紀相差 20 多歲,所以他很疼我,他在台灣就孤身一人,家庭組成也單純就以我這兒為主了。

閱讀故事
83

比手畫腳一世情

我是湖南省人,民國 31 年當兵,37 年從基隆上岸台灣,家中有 6 個兄弟我是老五,那時有一位同鄉是憲兵,回家來問我們要不要當兵?我說好啊!就這樣當兵了。還在大陸時,家裡寫信來問我:「人家當憲兵的都回來了,你怎麼還不回來?」我回信說:「不行!我沒有證件,身上又沒錢!要開小差也是要錢!」

閱讀故事
85

先生超疼我

我是民國 50 年結婚的,當時我先生是上士,我 14 歲就出來外面工作,在台南的紡織廠做女工;娘家住在嘉義布袋海邊,爸爸做粗工幫在人家蓋房子,家中有 3 男 3 女。我住台南時,旁邊就是憲兵隊,裡面有很多外省人;我跟同事下班後常去附近的商店買東西,所以常會碰到;我同事認識我先生,就這樣介紹認識了。

閱讀故事
86

帶著家族血淚從軍

我會當軍人主要有兩大原因,一個是受母親被共軍所殺影響,民國 22 年,當時正面臨共軍第一次圍剿,母親為了逃到贛州尋找逃亡的父親,在逃亡途中被共軍抓到,而被殺頭,此時的我年僅一歲,共軍首都位於江西瑞金。另一個則是受到學校老師宣傳影響。

閱讀故事
88

憲光第一家臭豆腐

父親打過徐蚌會戰再來跟著遠征軍,跟著李彌的部隊從雲南打到緬甸,憲光二村有一位石毅他是我爸滇緬公路作戰時唯一背出來的,後來就跟著遠征軍 39年來台灣。

閱讀故事
89

我是司機兼教練

我是一個農家子弟,民國 30 年時就在大陸結婚了,民國 32 年決定到重慶考憲兵,當時家人還蠻反對的。一直到民國 35 年,我都在四川擔任憲兵,其中勤務就是穿著便服到民家調查戶籍;同年我參加了陸軍的考試,加入了陸軍,也從原本的憲兵中士升為中尉,但到了民國 36 年,由於我不想打仗的關係,我就寫報告向上級申請調到離家較近且不用打仗的軍隊,也因為如此,我就被調到通信連。到了民國 38 年,由於太想家,而且不想當陸軍了,所以又調回了憲兵,當然階級又回後到上士的階級。

閱讀故事